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张善军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中国书法的历史高度和当代困境(下)

2018-06-19 14:37:58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三、中国书法艺术自近代以来总体上的衰落

  余秋雨在《笔墨祭》中,以一种挽叹和展望的心绪和笔调,较为客观地描述了中国书法艺术从近代以来的衰落。近代历史,自鸦片战争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敲开古老的中国大门,华夏发生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传统文化从器物到制度、观念都受到猛烈的冲击与批判。书法艺术这一中华文明的象征和载体,无疑也受到一定的冲击。清代中期碑学兴起,后经阮元、包世臣、刘熙载、康有为等理论总结,以及邓石如、伊秉绶、金农、翁方纲、沈曾植等书家的努力,为书坛注入一丝清新刚健之风。晚清碑学可以说是在封建社会书法史上划亮一道火花,并影响到后来的民国书法。但从五四运动以后,中国书法的命运实在不佳,有的学者大力主张汉字拉丁化,钱玄同曾提出汉字改革分作两步走:第一步采用注音字母;第二步采用罗马字母。学者对汉字的态度,无疑影响到中国书法的存亡。书法艺术从清朝取缔科举制度后,显然就没有以往受到高度重视。钢笔等西方便利的书写工具逐渐强力渗透,毛笔文化作为一个古老中国文化的象征,已经风光不再。当然书法艺术并没有完全消失,仍然有不少人士操翰弄墨,但相对封建社会来说则是大大衰落了。不仅是社会群众基础的衰落,更是技术水准上的蜕化。曾经翻阅过一本书,是介绍近代民国学者的书法,列举民国以来不少较为著名学者的书法作品。例如,陈寅恪、梁漱溟、鲁迅、林语堂、梁实秋等等。这些学者在学术上的成就,许多可以与先贤相比肩。近代正是西学东渐东西文化思想激烈碰撞的世纪,这一时期,思想家、大师辈出,绝非偶然。但在书法艺术这一领域,则是个例外。翻阅这本民国学人书法集,总体上看,在书法艺术这一个领域并没有多大的发展和创获。许多在相关学术领域成就突出的人物,书法水平并不突出。比如陈寅恪,这位近代最博学的教授,精通数国语言,对国学、史学、文学等均有公认的极高成就。但观其书法,实在是太过平庸。按照古代常理,学问家和书法家往往是一体的,历史上的王羲之、怀素、颜真卿、苏轼、王铎、黄道周、张瑞图、傅山等等,莫不如此,何以到民国就变了?有大师级的画家、文学家、史学家、思想家等,为什么却没有产生大师级的书法家?这是值得学术界深刻思考的话题。是价值观念的问题,还是书法实为小道,壮夫不欲为之?是否民国和近代学者都拥护西学,否定传统文化进而否定书法艺术,不是的,其中很多人是传统经典文化的维护者。他们是不懂还是无意在书法艺术中寄寓自己的情感和传统文化观?实在令人不解。他们的潜意识是否非常鄙视书法艺术的地位?以他们的聪明才智,为什么没有在书法艺术上开拓一片新的天地?或许有人提出近现代林散之于右任、沈尹默、启功等书法家的成就。客观地说,这几位书家相对同时代人可谓翘楚,但与古人的书法比较,在技法、境界、气象和对书法本质理解上,从纯学术性客观比较,还是有很多不足和不少的距离。林散之书法草法精熟,近代可算首屈一指,但笔力稍弱,用墨偏淡,影响到书法的总体气度;于右任书法融合碑帖,用碑之线条和帖之草意,魄力较大,是其书法特色,但不少字的结体太散,学碑而未解碑之精髓,影响总的书法成就;沈尹默书法取法二王,坚守帖学,笔法精到,是其贡献,但对书法的气韵、结体、境界等方面理解并不到位;启功书法传统功底深厚,书风清朗,可惜书法有“馆阁体”之谓,结体、用笔、节奏、章法等等皆有严重程式化弊病,故当今“启功体”书法泛滥成灾!何也?有法可循。真正的书法艺术,有法而无法,此非故弄玄虚。有法,可入工品、能品,有法而无法,方达神品和逸品。这里并非厚古薄今,从学理上分析,近代很难找到一位足与古代名家比肩的书法艺术大师。

  民国到现代书法的成就,总体上不可与晋、唐、宋、明、清初相提并论。中国上世界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初期,迎来文化的春天,美学热、书法热流行过一段时间,但那段时间到今天,有没有产生可与古人比肩的书法大师?答案是否定的。书法运动不一定就等于书法艺术的提升。因此客观地说,中国书法艺术自近代以来衰落了。个中原因,书写工具毛笔的退场、计算机的普及、传统氛围的消解等,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文化的深刻转型。书法艺术不单单是写字的问题,本质还在于它是传统文化的产物。一旦这个文化总体退场,书法艺术势必会发生深刻变化,要么沦落为流俗书法运动,要么遗忘在社会的冷僻角落,所造成的直接结果就是书法艺术总体成就的衰减。近代社会的剧变,华夏民族在政治、科技、军事等综合国力的落后,迫使学术界思考并反思、批判传统文化,由此必然冲击到书法艺术的地位和作用问题。很多受过西方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学者,对毛笔书法文化不会有过多的关注。比如胡适,深受西方自由主义和实用主义的影响,他的学术立场,或许骨子里根本不存在传统艺术的价值思考,就很少对中国书法艺术下过功夫。书法艺术自近代以来的衰落,形式上是民族艺术的衰落,实质是中国古典文化在西方强势文化面前的衰退。

  四、中国书法艺术的当代思考

  中国的历史进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快速发展时期,传统书法艺术的命运会如何?中国书法艺术的现代危机很多:现代社会是个“炫色”的感性欲望世界,这个世界追求当下的享乐快感。形而上的生命深层思考属于少数精英文化专业人士,书法寄寓的这一层意味更是少有人继承和发扬。书法黑白的朴素色彩,在现代显得多少有些“落后”和“土气”,它的高度抽象让人那么琢磨不透,其存在的群众基础显然大大削弱。现代世界更注重物质功利和实用主义,书法艺术产生的经济效益较低,受到普遍冷落。很多人或许不以为然,当今的中国书法艺术应该说进入盛世:各地书法协会遍地开花,书法名家漫天飞,各种活动也是层出不穷,书法著作也是名目繁多,等等。现代社会网络技术又为书法的发展提供古人连想都不敢想的便利,怎么能定义书法艺术在现代的衰落状态?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当今时代的书法是形式上的兴盛和实质上的衰退:现在中国的书坛,外在的光华很是夺目了,各级书法组织,每年的活动成千上万,“书法大师”、“书法名家”等称谓不胜枚举,各种奖项数不胜数。这个时代给人感觉书法大师处处有,不时有书法家横空出世,恍如中国的书法随着经济的发展进入书法盛世的第二春。但我们只要冷静地看看、想想,中国书法在今天不是进步了,而是危机。中国书法在轰轰烈烈的热闹背后是利益机制的驱动,是缺乏真正大书法家的空洞。这个商业时代书法成了什么,是现代社会中的成人伦、助教化?显然没有那么高尚,而是泛审美主义的帮腔;是跟随浮俗的大众文化的肤浅追逐;是一些人夺取名利的工具,而这背后是民族精英艺术的岌岌可危。另一方面,很多人质问计算机普及的现代社会,书法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在这个金钱、权力、名望、享乐占据主导观念和价值取向的现代,书法艺术参与者有多少动力去推动书法的发展?书法艺术与市场经济结缘后的利益驱动,是当今书法表象繁荣的动力。网络书法名家可谓遍地开花,不少书家一方面争取各种政治和身份资历,借用网络之便,公开自己的作品润格,捞取名利。真正的书法水准很难有个规约和监督的机制。书法艺术成了一个捞取名利的工具和资历,是书法艺术的现代异化。而真正苦心不易、献身书法艺术的极少数精英生存空间受到空前的挤压。那些靠着各种头衔在市场中频频得利的伪书家,水平并不见得很高。书法艺术水平高低不是与官衔大小相称,浮躁的社会空气难以促进书法的艺术的健康发展。

  书法艺术在现代乃至后现代社会有没有存在的价值?中国书法艺术在近代以来的衰落,是一个过渡和特殊的转折期。中西文化的交流和碰撞,尽管一定程度影响几千年的伟大传统民族艺术,但放置中华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只是一瞬间。书法艺术的深刻价值随着文化信息交流日益为学术界所重新认识。对书法艺术的未来,我们应该保持足够的信心和努力。艺术是人性深层次的高级需要,书法艺术在中华民族艺术园地中的重要地位不会轻易动摇,它寄寓着“民族之魂”。我们应该看到中国由传统向现代社会的飞速迈进,生产力高度发展,物质文明建设成就斐然,但现代文明病也纷至沓来,如环境污染、道德沦丧、精神失落等等,不能不引起正视。现代社会无论科技、经济、政治怎么进步和发展,但是人类社会的一些深层难题,如理性和感性、民主自由和秩序、人的精神与物质、人类自身的异化、有限和无限、形而上和形而下的矛盾张力等一系列的悖论,存在的荒谬感、焦虑感、孤独感等精神困境问题并没有克服,现代人承受着工具理性和资本的形而上统治,随着社会发展日益凸显。许多有识之士对人类社会难题寻找切实解答。福柯认为只有靠审美的人生态度反对伦理和科学的功利态度,生活本身才有意义。他在经历了对于道德、权力和知识的批判后,才有可能在审美的生活态度中找到他所期望的真正的生存出路。审美救赎不失为一个好的方式。艺术的需要是现代人的高级精神需要。现代化的进程并不会消灭人的艺术高级需要,反而更显艺术的重要性。书法艺术是中国人几千年来建构审美生存和精神家园的重要载体,寄寓着这个民族的情感、性灵和精神。从悠久的中国书法艺术中可以看到,人生哲学和美学中形而上的深邃思考,在浩瀚的书法艺术中都有充分的体现。书法的点、线、面,是具体而抽象的,是对现实世界的情感表达。书法艺术是属于书法家个人的,也是属于时代和历史的。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中国书法艺术应该推向世界,让全人类发现东方艺术之美丽,最好的形象代表是中国书法!审美超越和人类异化的克服,回归生命本真,是赋予现代性和后现代性的重要文化课题。挖掘和发扬中国书法艺术,可以很好地回应人类对这些难题和困境的解答。艺术是人类自身存在的“确证”,在自我严重迷失的现代,寻找“自我”,解答人类精神困境,是艺术的最佳功能。书法家将“自我”植入书法作品,“我写故我在”,找回另一个超越又不离现实的自我:书到佳境,物我两忘,人书合一,在书法的练习和创作中,中国人找到自我精神的归属和认同。“中国书法,用笔能回环运转,游意自如,又有立体美深度美,故可开出一纯粹之形式美韵味美之书法世界,为人之精神所藏修息游之所矣。”此言不虚,千古中国文人在繁琐政事之余,无论得意和失落之时,都能于书法中种植一块精神世界的“绿洲”。繁忙而严重物化的现代世界,书法艺术仍然可以承载这一功能。书法艺术的作用,需要深层解读。我们对中国书法艺术实质精神解读的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太肤浅。近代钱穆、陈寅恪等史学家在他们的著作中用诗史互证解读方式寻找中华古典美丽诗性生存精神,而在书法界却没有一个以“书史互证”方式来建构和解读中国古典艺术的美丽精神!这是中国现代学术的极大遗憾,是有待填补的学术空白。我们尤其需要书法艺术殉道者般的天才,能够正本清源,担当民族经典艺术的脊梁。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张善军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